主页 > 教育新闻 >
青海团干部下基层交朋友
发布日期:2022-06-21 12:08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来不抽烟的向阳开始抽烟了。这位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共青团干部再次重返农村,没想到自己会经历一次心灵之旅。

  在35岁的普通青年索南多吉家,掀开锅盖,只有半锅白水煮面条,看不到半点儿荤腥。因为长年患病,索南多吉对改善生活心有余而力不足。

  “亲眼看到农村困难青年群体的艰苦生活,我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向阳在自己的《民情日记》里写道。

  2012年春节刚过,团青海省委的机关干部便分赴全省各地驻点。向阳是第一批下乡驻点的干部。今年2月,团青海省委向全省近5000名专兼职团干部发出号召,在全省开展“下基层、接地气、办实事——我做基层团支书”活动,分批派驻机关干部下基层。这是团青海省委作为群团组织“去行政化”、“去机关化”的一次积极探索和实践。

  “共青团组织根植于青年之中,干青年工作不能总是浮在上面,要沉到基层去。只有在广大青年群众中开展工作,共青团组织才能实现自身职能的发挥。”团青海省委书记申红兴说。

  2012年3月22日,泉曲村这个地处青藏高原的村庄像赶集一样热闹。村民早早聚集在村委会院子里,等着见见从省城来的向部长。

  离开青海省海南州兴海县城,汽车颠簸地走过了十几公里的盘桓山路,泉曲村才出现在眼前。但几百米宽的乱石河滩挡住了前路。经过一番周折,向阳终于来到这个1000多人的村庄。

  这里是团青海省委权益部部长向阳的驻点村庄。这天,他带领团县委的几名团干部,拉着从民政部门协调来的面粉,结对帮扶村里的几个孤儿。

  向阳注意到一旁沉默不语的6岁女孩多毛卓玛。这个小女孩的父母先后患病离世,她与外婆相依为命。

  向阳情不自禁地把多毛抱在怀里。多毛的外婆拿到慰问品和慰问金后,双手竖起了大拇指,皱着眼窝,哭了。随后,她紧握着向阳的手,许久不肯松开。

  “她的父母不在了,我们不关心,谁关心?能解决多少困难就解决多少,就算只能解决点燃眉之急也好。”向阳说。

  祁连县八宝镇高塄村团支部书记马占虎怎么也没有想到,上级团组织能解决他的燃眉之急。他的小儿子得了重症肺炎,短短8个月,光治疗就花了5万多元。经请示后,在祁连县驻点的团青海省委统战部部长李国胜把团省委的一笔慰问金送到了马占虎的手上。

  团青海省委机关党委副书记安志忠的联系点在黄南州贾加乡南当村。住到村里不久,安志忠发现,尽管村里建起了活动室,有电视,有DVD,但就是不通电,现代化的设备只能束之高阁。

  安志忠把这个情况向团省委书记办汇报后,事情很快有了改观。电通了,活动室变得热闹起来。安志忠和驻村同事找来《开国大典》、《霍元甲》等爱国主义影片,给乡亲们播放,大受欢迎。

  此后,安志忠趁热打铁,在3月3日,他组织了一批志愿者赶到当地,开展义诊、义务摄影等学雷锋活动,不少藏族乡亲喜气洋洋地将全家福挂在家中。

  “只要身临其境,就会有欣喜的发现。”在团青海省委书记申红兴看来,团干部只有深入青年群众,倾听青年群众呼声、体察青年群众情绪、感受青年群众疾苦,才能想青年之所想,急青年之所急,做好新形势下的青年群众工作。

  申红兴高兴地看到,“下基层、接地气、办实事”活动开展以来,团省委机关“点面工作两不误”,并且呈现出齐头并进的良好态势。更令她感动的是,团干部的精神气质为之一变,焕然一新。

  务求实效的理念始终贯穿“下基层”的工作中。制度设计之初,便有硬性规定——处级干部赴县级团委驻点6个月,在乡镇及村(牧委会)工作时间不少于3个月;一般干部在乡镇驻点40天,在村(牧委会)工作时间不少于30天,同时兼任辖区内重点村团支部书记;与此同时,选派一批干部在学校、企业、社区担任班级、车间、楼宇团支部书记,累计走访时间不少于40天。

  “到基层去干工作,放下姿态,俯下身子,把办公桌搬到牧场、田间地头,与普通青年交朋友,倾听他们的诉求,做青年群众的代言人,为他们办实事。”申红兴解释说。

  这项工作开展以来,这位女书记也没闲着,三天两头地下基层。赴祁连县调研时,一次在牧场边与年轻牧民交谈时,她萌生了一个工作想法。

  原来,这名17岁的年轻牧民告诉她,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接触过网络,特别想学学电脑技术。申红兴没想到的是,这并非个案,此种现象在偏僻的青海牧区极为普遍。

  下基层,激活了思路,共青团工作不再浮在表面。对于如何干工作,有了“全新视角”——这是大家的普遍感受。

  团青海省委要求每个驻点干部要通过深入乡村、牧区、学校、企业、社区、寺院,贴近服务务工青年、失业青年、学生、青年教师、青年僧尼、家庭困难学生、大学生村官、青年志愿者等10类重点青年群体,与他们交朋友,3年内努力实现全省团干部与15万普通青年交朋友的目标。

  团青海省委学校部部长余晓蓉把驻点“第一站”选在了青海民族大学。“以学生身份”重返校园,余晓蓉收到不少“意外之喜”。

  她注意到,在青海民族大学学生干部中“两极”问题突出——外来学生干部多,本省农牧区学生干部几乎是“凤毛麟角”。

  这个细节促使她萌生了办大学生骨干培训班的想法,以逐步提高农牧区学生担任学生干部的比例,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

  在祁连县,李国胜发现,在村一级阵地,很多部门都挂了牌子,亮出了自己的特色,但却鲜有共青团的标志。另外,在走访调研中,一些村级团干部生活困难的现状令他印象深刻。由此,他想到在青年小额贷款工作中,能否优先考虑村团支部书记,对有创业意愿的村团支部书记加以扶持?

  “我理解的共青团办实事,不是去要钱争项目,而是为乡镇团委理清思路,提供新的信息,留下一些工作方法。”李国胜有感而发地说。

  采访中,记者翻开一篇篇《民情日记》,查阅一条条网上微博,感受到文字背后的言真意切。

  “从开展活动的第一天起,我们如少年般背起行囊,坐火车、挤班车,投身广袤的农村牧区。在基层实践的第一线,我们如在亲戚家里一般坐炕头、拉家常,如兄弟般地问问他们的收获、今年的打算。这是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赴同德县尕巴松多镇驻点的团干部叶万彬在《民情日记》中写道。

  他感慨地说:“一个年轻干部,只有永怀‘自己也是老百姓’之心,才能感同身受,视百姓为父母,视百姓为兄弟姐妹,从情感上真正体会和理解民疾民苦,才不会滋生骄傲之心、霸道之心。”

  对于青海团组织主动作为的工作做法,青海省委常委苏宁大力支持。她与团省委机关干部座谈时,勉励团干部要“下去当好学生,再当先生”。

  “很多解决问题的答案都在基层。要通过与青年交朋友,了解他们的合理诉求,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及时向党政汇报,把广大青年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巩固和扩大党执政的青年群众基础。共青团干部要用更高的精神追求,积极奉献,用团干部的辛苦指数换来全省各族群众的幸福指数。”苏宁说。

  本来不抽烟的向阳开始抽烟了。这位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共青团干部再次重返农村,没想到自己会经历一次心灵之旅。

  在35岁的普通青年索南多吉家,掀开锅盖,只有半锅白水煮面条,看不到半点儿荤腥。因为长年患病,索南多吉对改善生活心有余而力不足。

  “亲眼看到农村困难青年群体的艰苦生活,我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向阳在自己的《民情日记》里写道。

  2012年春节刚过,团青海省委的机关干部便分赴全省各地驻点。向阳是第一批下乡驻点的干部。今年2月,团青海省委向全省近5000名专兼职团干部发出号召,在全省开展“下基层、接地气、办实事——我做基层团支书”活动,分批派驻机关干部下基层。这是团青海省委作为群团组织“去行政化”、“去机关化”的一次积极探索和实践。

  “共青团组织根植于青年之中,干青年工作不能总是浮在上面,要沉到基层去。只有在广大青年群众中开展工作,共青团组织才能实现自身职能的发挥。”团青海省委书记申红兴说。

  2012年3月22日,泉曲村这个地处青藏高原的村庄像赶集一样热闹。村民早早聚集在村委会院子里,等着见见从省城来的向部长。

  离开青海省海南州兴海县城,汽车颠簸地走过了十几公里的盘桓山路,泉曲村才出现在眼前。但几百米宽的乱石河滩挡住了前路。经过一番周折,向阳终于来到这个1000多人的村庄。

  这里是团青海省委权益部部长向阳的驻点村庄。这天,他带领团县委的几名团干部,拉着从民政部门协调来的面粉,结对帮扶村里的几个孤儿。

  向阳注意到一旁沉默不语的6岁女孩多毛卓玛。这个小女孩的父母先后患病离世,她与外婆相依为命。

  向阳情不自禁地把多毛抱在怀里。多毛的外婆拿到慰问品和慰问金后,双手竖起了大拇指,皱着眼窝,哭了。随后,她紧握着向阳的手,许久不肯松开。

  “她的父母不在了,我们不关心,谁关心?能解决多少困难就解决多少,就算只能解决点燃眉之急也好。”向阳说。

  祁连县八宝镇高塄村团支部书记马占虎怎么也没有想到,上级团组织能解决他的燃眉之急。他的小儿子得了重症肺炎,短短8个月,光治疗就花了5万多元。经请示后,在祁连县驻点的团青海省委统战部部长李国胜把团省委的一笔慰问金送到了马占虎的手上。

  团青海省委机关党委副书记安志忠的联系点在黄南州贾加乡南当村。住到村里不久,安志忠发现,尽管村里建起了活动室,有电视,有DVD,但就是不通电,现代化的设备只能束之高阁。

  安志忠把这个情况向团省委书记办汇报后,事情很快有了改观。电通了,活动室变得热闹起来。安志忠和驻村同事找来《开国大典》、《霍元甲》等爱国主义影片,给乡亲们播放,大受欢迎。

  此后,安志忠趁热打铁,在3月3日,他组织了一批志愿者赶到当地,开展义诊、义务摄影等学雷锋活动,不少藏族乡亲喜气洋洋地将全家福挂在家中。

  “只要身临其境,就会有欣喜的发现。”在团青海省委书记申红兴看来,团干部只有深入青年群众,倾听青年群众呼声、体察青年群众情绪、感受青年群众疾苦,才能想青年之所想,急青年之所急,做好新形势下的青年群众工作。

  申红兴高兴地看到,“下基层、接地气、办实事”活动开展以来,团省委机关“点面工作两不误”,并且呈现出齐头并进的良好态势。更令她感动的是,团干部的精神气质为之一变,焕然一新。

  务求实效的理念始终贯穿“下基层”的工作中。制度设计之初,便有硬性规定——处级干部赴县级团委驻点6个月,在乡镇及村(牧委会)工作时间不少于3个月;一般干部在乡镇驻点40天,在村(牧委会)工作时间不少于30天,同时兼任辖区内重点村团支部书记;与此同时,选派一批干部在学校、企业、社区担任班级、车间、楼宇团支部书记,累计走访时间不少于40天。

  “到基层去干工作,放下姿态,俯下身子,把办公桌搬到牧场、田间地头,与普通青年交朋友,倾听他们的诉求,做青年群众的代言人,为他们办实事。”申红兴解释说。

  这项工作开展以来,这位女书记也没闲着,三天两头地下基层。赴祁连县调研时,一次在牧场边与年轻牧民交谈时,她萌生了一个工作想法。

  原来,这名17岁的年轻牧民告诉她,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接触过网络,特别想学学电脑技术。申红兴没想到的是,这并非个案,此种现象在偏僻的青海牧区极为普遍。

  下基层,激活了思路,共青团工作不再浮在表面。对于如何干工作,有了“全新视角”——这是大家的普遍感受。

  团青海省委要求每个驻点干部要通过深入乡村、牧区、学校、企业、社区、寺院,贴近服务务工青年、失业青年、学生、青年教师、青年僧尼、家庭困难学生、大学生村官、青年志愿者等10类重点青年群体,与他们交朋友,3年内努力实现全省团干部与15万普通青年交朋友的目标。

  团青海省委学校部部长余晓蓉把驻点“第一站”选在了青海民族大学。“以学生身份”重返校园,余晓蓉收到不少“意外之喜”。

  她注意到,在青海民族大学学生干部中“两极”问题突出——外来学生干部多,本省农牧区学生干部几乎是“凤毛麟角”。

  这个细节促使她萌生了办大学生骨干培训班的想法,以逐步提高农牧区学生担任学生干部的比例,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

  在祁连县,李国胜发现,在村一级阵地,很多部门都挂了牌子,亮出了自己的特色,但却鲜有共青团的标志。另外,在走访调研中,一些村级团干部生活困难的现状令他印象深刻。由此,他想到在青年小额贷款工作中,能否优先考虑村团支部书记,对有创业意愿的村团支部书记加以扶持?

  “我理解的共青团办实事,不是去要钱争项目,而是为乡镇团委理清思路,提供新的信息,留下一些工作方法。”李国胜有感而发地说。

  采访中,记者翻开一篇篇《民情日记》,查阅一条条网上微博,感受到文字背后的言真意切。

  “从开展活动的第一天起,我们如少年般背起行囊,坐火车、挤班车,投身广袤的农村牧区。在基层实践的第一线,我们如在亲戚家里一般坐炕头、拉家常,如兄弟般地问问他们的收获、今年的打算。这是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赴同德县尕巴松多镇驻点的团干部叶万彬在《民情日记》中写道。

  他感慨地说:“一个年轻干部,只有永怀‘自己也是老百姓’之心,才能感同身受,视百姓为父母,视百姓为兄弟姐妹,从情感上真正体会和理解民疾民苦,才不会滋生骄傲之心、霸道之心。”

  对于青海团组织主动作为的工作做法,青海省委常委苏宁大力支持。她与团省委机关干部座谈时,勉励团干部要“下去当好学生,再当先生”。

  “很多解决问题的答案都在基层。要通过与青年交朋友,了解他们的合理诉求,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及时向党政汇报,把广大青年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巩固和扩大党执政的青年群众基础。共青团干部要用更高的精神追求,积极奉献,用团干部的辛苦指数换来全省各族群众的幸福指数。”苏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