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文化 >
论倒壳卖壳我只服鲁丰老板
发布日期:2022-06-20 18:09   来源:未知   阅读: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赴科场。A股的壳啊,总是能挑逗人的欲望。您可能要说,现在IPO大提速,壳公司不值钱啦。可是,偏偏就有人愿意花上大几亿,去屯个壳。这些土豪真的就看走眼了吗,还是深刻领悟了今天,咱们要分享的故事,就是关于一个A股老板卖壳买壳的故事,这一进一出之间啊,居然重新拿到了一家上市公司控股权!顺便又赚了好几个亿。

  故事的主角,是*ST鲁丰的老板于荣强。这家公司于2010年上市,主营铝板带和铝箔产品。大家都知道,这种周期性行业,产能又过剩,业绩状况也就好不到哪儿去。自去年4月22日起,公司披星戴帽,股票简称变更为“*ST鲁丰”。

  但就是这么家ST公司,卖壳的价格可不低。最近,于荣强将他持有的2.61亿股股份,过户至山东宏桥名下,后者持股比例为28.18%。于荣强还持有公司6814万股,占总股本的7.36%。

  卖了多少钱呢?20亿。大伙儿看看哈,一家绩差的上市公司,单单一个控股权,就卖了20亿,自己手里还拿着7%以上的股权,市值4个多亿。如此看来,上市真是个包赚不赔的买卖啊,难怪这么多公司挤破脑袋都要上市。

  早在去年5月17日,鲁丰披露,实际控制人于荣强,与港股中国宏桥旗下的山东宏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将其持有的2.62亿股,占总股本的28.18%,转让给后者,交易额不超过9亿元。按照交易额上限匡算,本次股权转让单价约3.45元,比停牌前价格还折价了一丢丢。

  山东宏桥是怎么个背景呢?老板就是张士平。在2017年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张士平以650亿元的身家,蝉联“山东首富”的宝座。中国宏桥是张士平旗下铝业上市平台,张氏家族还拥有另一港股上市平台魏桥纺织。

  不过呢,张首富最近过得比较烦心,中国宏桥被沽空机构艾默生做空,质疑宏桥财务数据造假。魏桥纺织由于同是张家企业,受到连带影响。两家公司一直停牌。

  网上流传的文件显示,魏桥集团很快便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求援,将被做空的原因,归结于自身的壮大,触及了美铝和力拓的商业利益,做空实际上是为了绞杀中国宏桥和魏桥纺织。

  境外上市的风险真是太大了,动不动就被人做空股价暴跌,不像A股,既没有做空的机制,也没有敢冒风险做空的投资人。或许啊,正是看到了港股市场的不稳定性,张氏家族才在A股寻求上市平台。魏桥与鲁丰都位于山东滨州,两个老板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谈起生意来自然是三下五除二的麻溜。

  框架协议签订后,山东宏桥诚意满满,将5亿元定金支付到双方共管账户,然而,事情就按下了休止符,接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这期间,老板们见面尴尬不尴尬哈。到了7月1日,双方又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双方最迟应于2016年9月30日前,签署股份转让的正式协议。

  出人意料的是,几天之后,于荣强申请辞去鲁丰董事、董事长等全部任职。出了啥事呢?他也没有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啊,为啥一言不合就撂担子?

  他这一潇洒走人不打紧,可苦了魏桥集团。按照规定,高管辞职之后,所持股票半年内无法转让。所以呢,股份转让事项继续停摆,但公司股票可没有停牌啊,估值还天天在变呢。

  从二级市场看,去年5月13日开始,鲁丰股价开始快速上涨,至去年11月停牌时累计涨幅约117%。

  水涨船高。今年1月19日,随着于荣强所持股份解锁,双方签订了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转让数量与框架协议一致,但转让单价攀涨至7.64元,交易总价跃升为19.95亿元。所谓囤货居奇啊。于荣强这一辞职,壳费多出了11亿!

  话说回来。于老板公司也卖了,钱也到手了。有钱没事干的日子最寂寞了,总得干些啥吧。

  这不,山东另一家公司共达电声,不正寻思卖壳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咱再买一个玩玩。

  4月12日,共达电声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潍坊高科的股东,与于荣强签署了意向协议,拟将潍坊高科100%股权转让给于荣强,总价款5亿元。此外,股权过户后的潍坊高科应承继2.91亿元的债务。两者相加,合计7.91亿元。

  目前,潍坊高科持有共达电声5498万股,占总股本的15.27%。以后,共达电声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于荣强。从7.91亿元资金成本推算,单价约14.39元,与停牌前的股价相比,溢价了一点点。

  不到8亿买个控股权,划算吗?答案是肯定的。虽然说,由于IPO提速、股市血崩和监管强化,壳费价格有所回落,但10亿起步价还是少不了的。

  大家可以看看我手里的这张表格,都是一些壳公司的估值情况。即便是空壳公司、或者主业亏损累累的公司,市值也在20亿以上。相比之下,共达电声的质量要好多了。至少盈利能力比鲁丰强些,最近3年每年盈利2000万元左右,还过得去吧。所以说啊,于荣强的这笔买卖,肯定是赚到了。

  其实,鲁丰和共达电声也算是难兄难弟,两家公司都曾在去年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也都披露了,但最终都黄了。现在监管越来越严,资本运作到处受到限制,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心灰意冷了。

  可是,我们还是要多嘴问一句哈,于荣强连老本行铝业都没干好,跨界玩壳做麦克风能HOLD住吗?

  这可不仅仅是咱们的担忧。连交易所也发问了:于荣强原为鲁丰的实际控制人,鲁丰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于荣强将其控制权对外转让。请详细说明收购人于荣强控制的其他核心企业或资产情况,补充说明于荣强是否具备控制、管理、运营上市公司的综合能力。看来,交易所对于于老板的经营能力,也是打了个问号的啊。

  其实于荣强这个“倒壳”的案例,在A股还是挺少见的。以前,咱也看到,卖了壳的老板,去买点股票,或是股权投资什么的,但都只是小打小闹。像于荣强这样,刚卖了壳又去整了个新的,还真是没见过。是不是在他看来,这跟换个手机壳差不多是一回事呢?

  当然,由于环境骤变,股价表现可就说不准了。鲁丰去年11月停的牌,复牌后连续好几天跌停了。共达电声呢,也是意料之中的大跌。

  所以啊,故事还是故事,不能认真了。人家老板大口吃肉,您凑到跟前,可不一定能喝上一口汤,还要小心别被烫伤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